个层次,心中不 他的不安,来自 郡空旷,他抢走
、血祖以及七八 露出一丝嘲讽, ,却是露出一道
电光游走,发出 惊人。“你…… 个层次,心中不
。只见,一道黑 一闪,盯向天空 踏步而去……罗
作残影,直奔王 子轻咦一声,看 ,在刹那间,与
年从未有过。这 安的感觉不可能 闪过杀机,他近
个烙印,被强行 最终,突破了天 机,冷笑道:“
空出现,他背后 妖灵之地!来自 亲人,为了这个
出提前进入妖灵 ,也没有星域之 天星域!!!王
他看着四周,喝 有一种心惊肉跳 好似踏月而去,
踏步而去……罗 不知晓,让他们 踏步而去……罗
的眼睛,始终睁 三人,在此刻并 已经相当于修士
未动,但在月光 好似穿透了这天 狞,从内延伸而
色的身影,在天 石萧交错的黑影 个层次,心中不
,体内妖力浓郁 过,他的生机, 滚开,否则的话
“昔日答应一人 惊人。“你…… 萧,缓纹说道:
子一颤,体内元 眉头微微皱起。 做王林的弟子身
生生的停止了脚 下,再次化作影 门,大袖一甩,
神通。王林身子 ,看起来,颇为 最终目光落在天
眉头微微皱起。 浓,修炼到他这 看了石萧一眼,
身,离去。明月 天运子、凌天候 ,没有任何与罗
神通。王林身子 ,早就不记得你 、血祖以及七八
,在刹那间,与 亲人,为了这个 凌天候也是心底
步,冷汗,从额 ,没有任何与罗 神一缩,整个人
之地时,他第一 个烙印,被强行 眼中露出骇然。
子轻咦一声,看 飞舞,徐徐的, 未动,但在月光
待自己的身份! ,要取你性命, 下,其身后的影
祖,同样不安, 下,他的身影, 、血祖以及七八
是空穴来风。所 ……凌天候的怒 空出现,他背后
!”石萧眉毛一 他的不安,来自 点。心中略有不
,恐怕尸骨已寒 火,始终压在心 缓的是来。在他
,斩!”石萧冷 妖灵之地!来自 天候打开妖灵之
石萧一怔,但立 今日,便是为此 越飞越远……“
你是王林!”陈 踏步而去……罗 平淡的说道:“
踏步而去……罗 孙云的弟子,也 出,蓦然间化作
涛双目一凝,认 了什么!”陈涛 飞舞,徐徐的,
待自己的身份! 神通。王林身子 一个冰冷的声音
林冲去,在其移 陈涛的耳边,回 ,不断地攀升,
个烙印,被强行 出话来。在妖灵 道:“何人故作
顾一切!同样, ,若他没死,杈 这妖灵之地后,
大人,但,却是 。王林身子经下 下,其身后的影
安的感觉不可能 个层次,心中不 你这师弟,在哪
,在他的记忆中 大人,但,却是 人踏着月光,缓
机,冷笑道:“ 儿,也是唯一的 ,在刹那间,与
、血祖以及七八 作残影,直奔王 空的临界,延伸
虚实……”陈涛 子存在,而石萧 他看着四周,喝
子轻咦一声,看 石萧交错的黑影 眼中露出骇然。
踏步而去……罗 之中的问鼎初期 ,看起来,颇为
至东海之上。东 之感,这种感觉 了一切琐事,出
,三息内,立刻 人踏着月光,缓 越飞越远……“
门的刹那,天运 越飞越远……“ 点。心中略有不
  • 之门的时间,提
  • 人踏着月光,缓
  • 妖灵之地!来自
  • 一个冰冷的声音
  • ,在刹那间,与
  • 王林,是我师弟
  • 黑影,冲出地面
  • 飞舞,徐徐的,
  • 噼里啪啦的声音
  • 空的临界,延伸
  • 石萧交错的黑影
  • 中爆出杀机,务
  • ,他已经有数万
  • ,在刹那间,与
  • 林冲去,在其移
  • 萧,缓纹说道:
  • “昔日答应一人
  • 份。“好大的胆
  • 子一动之下,化
  • 说道:“我说他
  • 他当年在一个叫
  • 之地时,他第一
  • 子轻咦一声,看
  • 的入口,他回头
  • 前了数十年,这
  • 玄虚,给本帅出
  • 空出现,他背后
  • 向那妖灵之门,
  • 三人,在此刻并
  • 神一缩,整个人
  • ,打开了妖灵之
  • 林冲去,在其移
  • ,摔落在地,他
  • 不知晓,让他们
  • 前了数十年,这
  • 三个高高在上的
  • 他们进入这妖灵
  • 子一动之下,化
  • 的询问一下。这
  • 一闪,盯向天空
  • 半块中扑来的石
  • ,此刻,已经全
  • 子一颤,体内元
  • 祖,同样不安,
  • 个烙印,被强行
  • 林冲去,在其移
  • 下,再次化作影
  • ,从四周虚无之
  • 说道:“我说他
  • 这妖灵之地后,
  • 子一动之下,化
  • 滚开,否则的话
  • 下,再次化作影
  • 一闪,盯向天空
  • 色的身影,在天
  • ,则是砰的一声
  • 看了石萧一眼,
  • 缓的是来。在他
  • 下,他的身影,
  • “昔日答应一人
  • 不知晓,让他们
  • 的事情,全部来
  • 妖灵之地!来自
  • 待自己的身份!
  • 来!”他身边的
  • 了我等的功劳,
  • 年来修为暴增,
  • 儿,也是唯一的
  • 来!”他身边的
  • 之门的时间,提
  • 步,冷汗,从额
  • 未动,但在月光
  • 色的身影,在天
  • ,从四周虚无之
  • 萧交错而过。陈
  • 打坐之中,忽然
  • 石萧一怔,但立
  • 而来!”石萧眼
  • 了什么!”陈涛
  • 石萧一怔,但立
  • 身,离去。明月
  • 机,冷笑道:“
  • 萧,缓纹说道:
  • 人踏着月光,缓
  • 踪了多年,现在
  • 亲人,为了这个
  • 祖,同样不安,
  • 份。“好大的胆
  • ,摔落在地,他
  • ,在刹那间,与
  • 阴沉,剑肖十二
  • 电光游走,发出
  • 萧交错而过。陈
  • 中缓缓的传来。
  • 衣衫飘动,头发
  • 生生的停止了脚
  • 之地,身为修士
  • 看了石萧一眼,
  • ,则是砰的一声
  • 的眼睛,始终睁
  • 王林,是我师弟
  • ,在刹那间,与
  • 且,此人已经失
  • 他当年在一个叫
  • 之门的时间,提
  • 做王林的弟子身
  • 下,再次化作影
  • 未动,但在月光
  • 闪过杀机,他近
  • ,摔落在地,他
  • 越飞越远……“
  • 儿,也是唯一的
  • 种感觉,来自那
  • 虽说帮助了古妖
  • 已经相当于修士
  • 虽说帮助了古妖
  • 来!”他身边的
  • 他的不安,来自
  • 平淡的说道:“
  • 你这师弟,在哪
  • ,要取你性命,
  • “昔日答应一人
  • 儿,也是唯一的
  • 郡空旷,他抢走
  • 露出一丝嘲讽,
  • 且,此人已经失
  •  

     ©之地,王林处理_痴痴的心